一个有关“宁静”的想法

  1. 这张作品叫《宁静》,整个画面是规整的对称结构,色彩没有强烈反差,里面的人也大都是安静学习或三两聊天的样,很安静的一处校园景色,虽则没有课堂景象,没有埋头苦干,没有乱跑吵闹,也是这些十七八岁的少年独有的风光,是真的不禁想到《月升王国》,安静严肃又有趣的画面,仿佛听到了荒诞喜剧感的配乐,电影有裂痕,有哀伤,甚至有死亡,童真与残忍并存,但核心与这张作品中传达出的一般,生之欢欣涌动不息。他们处于美好而同样满是崎岖路的学生时代,读书是一件很单纯的事情,同样会让他们大喜大悲,然而这不是电影世界,每一个人都无法像Suzzy和Sam一样排除万难,两个12岁的孩子一起私奔出逃,逃到他们自己的宁静海湾,自己的秘密王国,韦斯电影里循环往复的母题,就是逃离现实的放逐冲动。但还是那一句,生活毕竟不是可以天马行空的电影世界,每个孩子还是被这样关在窗里,学他们不得不学的东西,也许会有不满、不甘,甚至是厌恶,或是已经习惯麻木,变成了国家需要的机器人,但既然坐在这儿了,想为自己的未来搏一把,这里也是可以你的月升王国,它未必全是美好,但世上哪有真正美好的一片净土,很多年后你回头看,可能那些让人叫苦不迭的记忆都会显得很美好,就像他们说的回忆让苦痛都自带柔光,大概是森田森吾讲的,“如果真的有某个值得回去的故乡,能想到的只有那时候的我们”,被关在这样一幢幢教学楼里的我们。首尾呼应,前路一早绽放我们独有的风光(我够胆问一句大哥拍片修片的时候有想这些吗

发表评论